首页 时政 法治 社会 独家 视觉 视频 滨海 舆论 经济 房产 汽车 生活 文化 企业 服务 健康
天津 > > 正文

为患者救治“拍板儿”的人

2020年03月16日 11:21:46 来源: 天津日报

史东升在指挥部 医疗队供图

  天津第一批驰援湖北医疗队138名队员,会集了32家医院管理、医疗、护理和院感等方面的骨干人才,可谓精英尽出。其中,以史东升为首的医疗专家组,承担着患者救治方案制定的重任,他们凭借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克服了药品缺、条件差等困难,以医者仁心奋战在武钢二院救人一线。专家组组长史东升,是天津市胸科医院呼吸与重症二病区主任。今年58岁的他,精力充沛,热心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把自己当成多么大岁数的人”。谈到自己获得的荣誉,他又谦逊地说,这都是大家辛苦干出来的,是大家的功劳。

  没有特效药 经验很重要

  如果说以陆伟为代表的管理层,主持着医疗队的全面工作,那么史东升等医疗专家组成员,就是医疗队的最强“大脑”和“智囊”。医疗队,核心业务就是治病救人,从落实国家推荐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到每一位病人的具体诊疗救治,吃什么药、输什么液,都要由史东升和专家组来“拍板儿”。这是一副沉甸甸的担子。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目前已经更新到第七版,而史东升和医疗队到达武汉时,使用的还是第三版。“诊疗方案也是一个逐步摸索、更新和完善的过程,而且比较明确的一点就是这个病没有特效药。”史东升说,他们到达时,也是疫情最重、各方面最紧张和物资紧缺的时候,即便诊疗方案推荐使用的药物有的也难以筹集。

  这时,专家组的作用,就是根据诊疗方案提供的大致思路,凭借多年的临床经验,创造性地开展诊疗和救治。

  史东升同专家组成员,首先根据体温和血氧指标,将新冠肺炎患者分为轻、中、重三类。在轻症阶段以口服药物为主,同时配合营养支持治疗,比如让病人口服营养液,吃好一日三餐,提高身体免疫力,“免疫力提高以后,身体才能产生抗体,加速清除病毒。”对于一些病情不太稳定的患者,要关注体温和血氧变化,将治疗关口前移,提早用药,防止演变为重症。

  诊疗方案提供的是总体框架,而病人的情况却千差万别,特别是很多患有合并症的老年患者,需要专家组提早备好方案、筹措药品。

  接手武钢二院的第一天,史东升和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呼吸科主任赖雁平、一中心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赵学群两位专家一起,一口气开出了40多种药品清单,请医院药房协助办理筹集。他们在医院的指挥部里,从早上7点半一直忙到晚上8点,都没来得及喝口水,“感觉一下子天就黑了。”

  亲自见病人 心里才有底

  史东升坦言,从天津出发时心里是打过鼓的,因为自己有高血压,N95口罩密闭性太强,在“红区”长时间佩戴担心坚持不下来,但来到武汉后,紧张感就消除了。

  在日常工作中,史东升和另外两名专家赖雁平、赵学群坐镇武钢二院隔离病区指挥部,医疗组成员李硕、彭民和黄少祥轮流进“红区”查房,再结合10个值班医护组医生的汇报,共同为病区患者制定详细的救治方案。此外,三位专家也会下到“红区”了解病患情况。

  有一次,史东升在“红区”迟迟没有出来,指挥部工作人员急了,打电话称“有紧急情况需要您赶紧回来”,把史东升给“骗”了回来。

  “我作为专家组组长,不看病人的话,一些救治方案就不好处置,来到病房里,看到了,我心里才踏实。”他告诉海河传媒中心记者,只有亲自和病患交谈,了解他们的情况,心里才会有底。

  后来,为了队员,特别是相对年长的专家的安全,医疗队要求三位专家在“红区”不能超过一个小时。对此,史东升充分理解大家的心意,表示医疗队的规定也是遵循科学的原则,“既要达到了解病人和病情的目的,也要实现零感染的目的,只有队员整体都健康,才会有战斗力。”

  在医大二院呼吸科主任赖雁平看来,自己的战友和同事史东升是一位特别踏实肯干的专家,“我们在工作中互相配合,他特别认真,很多棘手的工作史主任都是亲自处理的。”

  赖雁平是感染方面的专家,在治疗新冠肺炎上可以说更加“对口”,工作中史东升总是积极听取他的意见,一起明确思路、制定方案,“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大家集思广益,共同作出决定。”

  当年战非典 如今抗新冠

  17年前,史东升还是一位主治医师,奋战在当时的天津肺科医院非典隔离病房。那时,没有N95,没有三级防护,他戴的是纱布口罩,穿的是布质防护服。

  在史东升看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我们的医疗科技水平和装备水平,还有国家的动员能力,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这是我们能扛过疫情艰难时期的重要保证。“1月底到2月初那段时间,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各大方舱医院陆续投用之后,我们的压力就小多了。”

  当年抗击非典的经验,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也是宝贵的财富。“新冠肺炎是个新病,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很好的特效药,但经过抗击非典之后我们有了基础,有一个治疗框架,相对来讲不是那么忙乱。”史东升告诉海河传媒中心记者。

  “这次的诊疗思路也更加科学和精准,像当年治疗非典,强调大剂量激素冲击,而现在我们更强调短疗程、小剂量。”他解释道,激素可以抑制细胞因子,减少炎症风暴的发生,降低病人突发脏器衰竭和病情迅速恶化的可能,但同时也会降低人体免疫力,减弱人体对新冠病毒的清除进度,所以在使用激素药物时,要“把握好度”。

  中医药在这次抗击疫情中有了更大的舞台,史东升对国家中药广覆盖的治疗理念和实践也深有体会。大约在2月中旬,武钢二院收治了一对母子,一周后儿子的病情恶化,出现高烧不退和腹泻、呼吸困难,肺部CT影像磨玻璃样变越来越重。史东升和其他专家组成员会商后,决定立即改变用药,在激素配合静脉注射中药治疗一周后,病情恶化被遏制住,病人状态大为好转。“这些中药,对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有抑制作用。”史东升表示。

  “我觉得自己还行。”史东升笑着说。当年战非典,如今抗新冠,当下,他正和医疗队一起原地休整,随时准备接受新的任务和挑战。(海河传媒中心记者 陈庆璞)

[责任编辑: 冯娟 ] [责任编辑: 冯娟 ]
敬请关注手机新华网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