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连香】好妻子汪连香与患病丈夫孙连清的感人故事

2018年05月30日 18:19:46 来源: 宝坻区

  接连几家医院下病危通知书,多名医生提醒准备后事,亲属们都不抱希望劝她放弃。面对难以承受的打击,她不离不弃用爱坚守,为爱人创造了重生的奇迹。她就是大口屯镇二小的体育老师,今年47岁的汪连香。

  12个来回,每天必修课

  早上5点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练习走路,这早已成为孙连清和汪连香夫妻俩的必修课。把爱人移到院子里,是她遇到的第一件难事:“他个子大,也重。去年刚开始练的时候,我搀不动,他脚老拖地,磨到门槛,都肿了,后来就用布把脚缠好,有时候就像扛柴火似的扛着。”她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了比自己重80斤的爱人,也撑起了这个家。在大口屯镇东寨村的家,其实是孙连清二哥的老宅,为了方便照顾,汪连香从镇上的楼房搬到平房。院子东西跨度不到十米,从东走到西,转弯,再从西走到东。6次折返,百米左右的长度,普通人用不了两分钟,他们却需要一个小时。这样“艰难”的必修课在傍晚还有一次。

  光是走路练习就已经让普通人觉得难以坚持,鲜有人知,在这之前汪连香承受过怎样的痛。2013年7月30日,汪连香正在和同事参加区里的乒乓球比赛,爱人单位领导突然来电,让她失了魂:“快到医院来,你爱人突发大面积脑梗塞。”从宝坻区医院到天津环湖医院,从溶栓手术到开颅去骨瓣减压术,孙连清病情都不见一点好转,医生们坦言:“不行了,也就两三天了,准备后事吧。”

  在环湖医院做完开颅去骨瓣减压术的第四天,医生找到她:“醒过来是奇迹,即使醒过来也会是植物人,生活质量肯定不会好,也会拖累你们娘俩。再说,这种病人最怕的是并发症,肺感染和肾衰竭,现在他的肺感染已经很严重了。”“不认命,有一口气活着,我就不放弃。”汪连香“赖”在医院不肯走,每天早中晚有半小时探视时间,为了不影响其他病人,她把手机放在爱人耳旁,用音乐和自己的录音来呼唤。就这样,“赖”在环湖医院一个月。

  在医生提出治疗肺感染的建议后,孙连清转到中医院。面对严重的病情,医生惊讶地说:“我还以为你们是大款,解解心疼呢。”孙连清的哥哥姐姐们都来照看过,有的当面说:“不就是熬时候呢么,再在这儿也没什么用。”有的回到家哭着打电话:“连香啊,回家吧,他老舅不行了,都变样了,别再花钱了,你们娘俩还得过呢。”就连护士都在劝:“我们护理了很多这样的病人,没有醒过来的,奇迹是很难出现的。”汪连香嘴上不说,心里明镜似的:“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弟弟。我心里也清楚,躺在眼前的丈夫,是真的不行了,可是我怎么舍得?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事,我就下了狠心,再过20天,他不醒我们就回家。”也许是汪连香的呼唤,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奇迹在第二天发生了。在汪连香和儿子通话的时候,孙连清浑身剧烈的抖了起来,她赶紧喊:“你听见了是不是?”她举起他的手:“抓个挠。”他还真就握了一下。医生检查后告诉汪连香一个好消息:“能抓挠、睁眼、抬手,还不是植物人,真是奇迹啊。”

  5年的“大宝儿”,她的精神支柱

  “大宝儿!”“哎!”“大宝儿!”“哈喽!”中午和下午下班回家,汪连香总是一开大门就喊,孙连清及时回应,见面还要击掌,久别重逢般开心:“对儿子都没有这么亲昵的称呼,想像宝贝一样疼他一辈子。”

  “以前他挺宠我,所有的好我都记得。我颈椎不好,下班回到家,他放好枕头让我歇着。买了好吃的,他跟儿子说,这一份是妈妈的,不许抢哦。我喜欢但不舍得买的衣服,他偷偷买来给我惊喜。我们打乒乓球决定谁做饭,他老输给我,其实我都懂,每次都选我擅长的项目。”汪连香从没忘记往日的温馨,坚持自己照顾爱人,“刚接到家养病的时候,哥哥姐姐们都说,出钱雇人帮我照顾,我没同意。治病期间大家已经出钱出力帮忙,付出很多了,再麻烦他们,我心里过意不去。”照顾一位只能手微微动动的病人,实际比想象更难。16年的及腰长发剪成了齐耳短发,裙子被束之高阁;每天早晚给爱人擦洗身体,隔两个小时翻身、拍打,以免出现褥疮;为防止肌肉萎缩,定时给手脚做按摩;一天准备八顿饭,顺着胃管打进去,自己却忙到忘了吃饭,啃冰箱里的剩馒头;扔垃圾都要跑着去跑着回,爱人一咳就得吸痰,夜里不到半小时就醒一次,生怕爱人被痰堵住窒息……

  给院里蔬菜浇水除草是汪连香极少的闲暇时光,芦笋、香菜、蒜苗、生菜、西红柿、韭菜、豆角,大概有十来样:“不会种,也不知道啥时候种啥,就看街坊四邻,他们种啥我就种啥,给大宝儿吃新鲜的。”偶尔家里有一些力气活,前年暑假汪连香儿子结婚,王宝东、李连响、刘立俊、赵均英等老师们都前去帮忙:“一个人照顾家里,还得上班,我们都觉得她挺不易的,这种不离不弃的精神值得赞扬,帮忙是我们应该做的。”校长白学军也对汪连香由衷敬佩:“汪老师以前工作就认真负责,这几年也没因为家里的事影响工作,每天准点到校,遇到特殊情况请假。”

  “儿子、儿媳都孝顺,在北京上班,一有空就回来,给他爸按摩,陪着说话。大宝儿同学聚会去不了,好多同学给捐款。他现在能说简单的话,发音不太清楚,智力大概十二、三岁吧,能交流我已经很开心了。”聊到爱人最大的变化,汪连香有点害羞,“医生早就嘱咐过,说这种病人容易生气,打人骂人都忍着点。大宝儿从来不发脾气,老说一些甜言蜜语,以前不好意思说,现在一套一套的。”“我爱汪老师”,孙连清在纸上连着写了两遍,偷偷地跟记者说了自己的愿望:“买件新的首饰给汪老师戴上,还想旅游,浪漫浪漫。”

  记者手记:世上所谓奇迹,不过是坚持、努力的代名词。汪连香和孙连清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感人故事,让我们看到了“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深爱,体会到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深情。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让爱“香远益清”,温暖人间。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117521122907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