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改拆迁 暖了人心
来源: 天津日报 发布时间: 2019-04-25 11:09:00 星期四

  “再见了,老房子!”家住韶山道77号303的周楷桢大爷回望着只剩下旧家具的老房子,让儿媳把单元门锁好,把钥匙交到了小崔的手里。

  “小崔,你想着大爷的事儿啊!”

  “这呢!”小崔的话不多,一边下楼,一边用手指着心脏的位置。他把周大爷的事儿放在心里了。

  在河东区工业大学周边棚户区项目中心,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一句暖心的话语,让人感受到拆迁人员是用心在为百姓解决困难,用情来赢得百姓的理解与支持,用行动来维护群众利益。

  高龄老人的贴心人

  周大爷口中的小崔名叫崔春海,是河东区工业大学周边棚户区项目动迁一组的组长,和周大爷一家因拆迁工作熟络了后,周大爷就亲切地称他“小崔”。

  “我和你大娘岁数都大了,我83岁,她79岁,唯一的儿子长期在国外出差,不能随时回来。搬家这件事,小崔给我们帮了大忙了,他可是个热心肠的小伙子。”周大爷告诉记者,“拆迁是好事啊,你别看我住的是楼房,但是周围好多平房,环境确实差一些,这里比较靠里,买东西也不太方便。”

  周大爷的老房子是40平方米的独单,他选择了货币分房,能够拿到227万元左右。“我想在儿子家附近买个房子,应该能买个比现在大点的房子,也能换换环境。有的人想借着拆迁发一笔财,那个思想不对头。去年年底,政府一号召,我们就签了搬迁协议。”周大爷已经有了自己的规划。

  周大爷一个劲儿地和记者说:“小崔人好啊,我们身体不行,每次有事他都主动来找我们,给我们送分户报告、征收决定,不知道跑了多少趟。我们遇到困难就给他打电话,他一准儿过来。收拾搬家的时候,让我们别着急,他来收拾东西装箱,让我们说话儿就行了。这不,最后也是他给找的搬家公司,昨天晚上儿子刚回国,指着我们俩往哪找搬家的呀!”

  “工业大学周边棚户区项目是去年10月15日启动的拆迁,在搬家优惠期内,周大爷第一批签了临时协议,应该在今年2月底前搬家。当时考虑到他家的实际困难,我们就给做了延期,这不刚找到周转房,我就帮着大爷搬家。”小崔说,周大爷一家特别支持他的工作,人都是以心换心,他也一定为周大爷着想。

  问题家庭的调解员

  “三哥身体半身不遂落下后遗症,自己一个人怎么也得有房,还得留点钱看病,你说对吧?”“三哥,您听我说,不管怎么样,咱把这个扣解开就好,最后咱把房子的产权落实了,您能有落脚的地方,这才是重点的。”

  拆迁过程中,很多家庭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需要解决。听说话的口气,这位像是给“三哥”家来调解的亲戚,实际上是工业大学周边棚户区项目现场指挥部动迁负责人李首建。

  这位被称为“三哥”的人叫王奉朝,还有两位哥哥,他所住的房子是他父亲的名字。现在父亲已经过世,而房子没有明确留给谁,这次拆迁就需要哥仨一起去公正一下房产的归属问题。“我二哥离开家,好几年和我们都没有联系了,谁也找不到他,所以一直没办法办理拆迁手续。”王奉朝说。

  按理来说,老百姓的家事拆迁人员不应该参与,自己家庭矛盾自己解决,拆迁工作只认合法依据。但是拿不来依据就不给办手续,就容易激化矛盾。“能在拆迁片解决的问题,就尽量不留后遗症。”李首建说,“我们通过给亲属做工作,最终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一些二哥的线索,并成功将他从外地叫回了家,事情终于有了关键性的进展。”

  李首建说:“为这一户,我们不能拆这座楼,还要有人看守,耗费资源。这件事终于有了进展,我们也很高兴。三哥不仅能把这50多平方米的房子换成100平方米,还能拿到100万元左右的补偿款,即便是三个兄弟再做分配,他也能有一部分养老钱了。”

  记者了解到,2018年12月20日工业大学周边棚改项目启动了自愿提前封房工作,优惠期内老百姓办理拆迁手续非常集中。工业大学周边棚户区项目一共2000户的拆迁任务,目前仅剩下不到200户。“这剩下的户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基本可以分为家庭真困难、家里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以及剩余户三类,所以我们只能是‘蚂蚁啃骨头’,一点点来。”面对后面的“硬骨头”,李首建说,“用心做工作,争取互相理解吧。”

  啃下棚改“清零”硬骨头

  2017年,天津市提出中心城区棚户区改造“三年清零”行动计划,全市147万平方米棚改任务中,河东区占到27.73万平方米,涉及居民1.2万户。截止到2018年底,河东区已经完成了棚改任务17万平方米,7000余户居民完成搬迁。“今年我们还剩10.7万平方米,目前已经到了攻坚阶段。”河东区拆迁办主任俞志国说,“虽说是硬骨头,我们也要一点一点啃下来。”

  想要做好动迁工作,是要讲艺术的,首先得让老百姓信任工作人员,双方才能坐下来谈心里话。“我们就得和老百姓‘交心’,把自己当成拆迁居民或者是拆迁居民的家里人,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问题。有时候还得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难,即便是和拆迁没有关系,只要咱力所能及就尽量帮助,从这角度让人家能知道咱是跟他们一家人,才能把拆迁工作做好。”俞志国说,“再有一个就是要‘用心’,拆迁人员得有反复吃闭门羹还不灰心丧气的决心,抓住一切能跟他见面的机会反复沟通,才能够跟他聊到一起。”

  “其实棚改任务一直没有间断过。1994年起,用了10年的时间完成了大片的危陋平房改造,2017年,市政府提出将剩余的危陋平房都纳入到棚户区改造中。”俞志国在拆迁这个工作岗位上已经工作了20多年。

  对于老百姓来说,从最早的按比例就地还迁,到后来的货币分房,再到现在的货币和还迁两种安置方式可选,多渠道安置让住房保障更完善了。河东区始终在尽最大努力满足百姓的需求,尽快改善群众居住条件。

  棚户区改造不仅改善了老百姓的居住条件,拆出了空间,让城市的面貌焕然一新,也因此改变区域的经济布局,优化产业结构,深化产城融合,让未来更具可塑性,更具发展潜力。(赵颖妍)

(责任编辑: 李培)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117541124414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