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法治 社会 独家 视觉 视频 滨海 舆论 经济 房产 汽车 生活 文化 企业 服务 健康
天津 > > 正文

我们加满复工“进度条”

2020年04月10日 11:21:48 来源: 天津日报

  图为项目复工后,工人正在进行内部装饰装修。 照片均由中建三局华北分公司提供

  记者从中建三局华北分公司获悉,作为全国单体体量最大医院,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新址扩建项目已全面复工,1000余名工友通过项目部“点对点”包车返岗,累计复工人数超过2000人。目前,该项目主体结构施工已经全部完成,正在进行内部装饰装修阶段,预计今年年底竣工交付。

  春节停工,项目建设者却站在“白衣天使”的身旁,仅仅用了十余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发热门诊的搭建,托起抗疫战场;项目复工,驱车1700余公里前往重庆接工人返岗,加满复工复产“进度条”,保证民生工程尽早投用。

  “在武汉,中建三局的兄弟们和时间赛跑、和生命赛跑,建设了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在天津,我们也要守护这一方水土,为抗击疫情尽点力……”他们这样说。

  搭建发热门诊

  他和确诊病例的距离只有两三米

  大年初四,项目部接到要帮助市第一中心医院搭建8间发热门诊的任务。

  “你现在在哪儿?你不是说去项目值班吗?怎么跑到医院去了?”妻子慌张焦急的三连问让金季超慌了手脚,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我一会儿再给你解释。”他匆匆挂了电话。金季超思前想后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被妻子看出异样。他忙掏出手机,打开微信一看,刚刚发送的催促电工来医院集装箱通电的微信一不小心误发给妻子。原来,金季超担心家人不支持自己去搭建发热门诊,就谎称要去项目值班。

  于是他挂断了妻子打来的一个个电话,只是在微信里简单回复了一句:“放心吧,等我回来。”

  时值春节期间,劳动力短缺,工人已经全部放假回家;材料短缺,供应商也已经停业,各类机械设备也都基本停止作业。金季超紧急调配资源,白天在现场联系车队板车吊运集装箱,组织工人铺路,安排电工给集装箱通电安装空调,晚上回到项目宿舍后自我隔离。

  搭建新发热门诊期间,医院老发热门诊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而新老发热门诊之间的距离只有两三米。

  “当时时间太紧张了,家里老人孩子都在,晚上也不敢回家,我就只能在电话里报平安了。” 金季超回忆。

  搭建发热门诊,电工李俊鹏负责安装灯箱。

  此时正是春节歇业和疫情蔓延的双重关口,哪家广告公司可以连夜制作灯箱,这让金季超和李俊鹏一时陷入困境之中。时间紧迫,任务当头,两个人连夜给亲朋好友电话咨询、网上查询,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东丽区的一家广告公司。

  初五上午10点,李俊鹏驾车顺利从东丽取回第一批灯箱送到了医院。就这样,李俊鹏在冬日的寒风中一次次爬上梯子,确定安装高度,装好吊具,连接地线,接线,固定灯箱,通电试亮……

  等到7个灯箱全部安装完毕,天色已黑,印有“发热门诊”四个大字的灯箱在夜色中显得格外耀眼闪亮。

  后来有同事说,李俊鹏爬上梯子在寒风中一丝不苟安装灯箱的画面,让他们想到了《我和我的祖国》里林治远爬上几十米高的旗杆的场景。“我跟人家比差远了,如果说真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我们都分秒必争,都想为国家出一份力。”李俊鹏说。

  接工人返岗

  他连续吃了四天泡面

  2月27日起,市第一中心医院新址扩建项目陆续通知工人返岗复工!

  28日晚上,项目测量员甄亚龙接到领导通知,转天上午跟车去外地接工人回来。

  “本来以为就是去周边省市接工人,一两天就回来了,所以只带了几桶泡面,也没带啥衣服,结果29日到了项目部集合才知道,要去重庆万州区接人。”甄亚龙说。

  一来,路途遥远;二来,重庆各个区县中,万州的疫情最为严重。

  上午11点,两辆大巴车一起出发。

  下午4点多,他们来到第一个服务区休息,本想吃口热乎饭,结果一看,超市没开,也没人卖饭,只有热水。甄亚龙和四名大巴司机只好用热水冲了泡面。

  夜里12点左右,又抵达一个服务区,依然啥也没有。几个人又吃了泡面。听说大巴车凌晨2点到5点不能上高速,要强制休息。几个人决定在附近找个旅店睡一觉。

  然而,周围的旅店都没有营业。夜里汽车一熄火,甄亚龙穿上最厚的羽绒服,仍然冻得直哆嗦,一夜无眠。

  第2天中午,大巴即将到达四川,甄亚龙觉得头有点晕,怕是高原反应,一查手机发现这里海拔并不高──可能是没有休息好,或者心理作用吧。

  晚上9点,终于到达万州服务区,已经吃了两天泡面的甄亚龙想着赶紧接上工人连夜返回。车窗外,一些大巴车驶过,从车上横幅可以看出来,它们有来自青海的,也有新疆的,和甄亚龙的车一样,都是来接工人的。

  可此时,甄亚龙接到消息,有的工人没办好健康证──这一夜,甄亚龙只好又睡在车上。

  第3天早上7点,出高速,进入万州,辗转了几个村子,终于接上了全部34名工人。准备返津时,却被交管部门拦下了!

  “原来,外地来重庆接工人的车都必须到指定集结点查验、消毒,所有工人在那集合检查,车辆完成所有手续后,统一把人接走。我们之前不知道这个要求,而且当时工人已经都上车了。”甄亚龙说。

  怎么办?难道还要把工人送回各个村子,重新来一次?

  “好在这位交管部门的同志非常热心,他让我们开到集结点,完成人员、车辆的检查后再上高速。”

  都检查完毕,已经是下午接近晚饭时间了。

  第4天晚上8点多,34名工人终于抵达天津!

  “回来以后,我就开始咳嗽,怕冷,但没有发烧。我想一方面是自己比较紧张,另一方面是几天一直没有休息好,还连吃了4天泡面。”保险起见,甄亚龙也对自己进行了隔离观察,四五天后,不适的症状完全消失,他的心情也放松了些。

  “这次经历真的太难忘了。不过为了尽早复工复产,都是值得的。”甄亚龙说着,红了眼眶。(记者 胡萌伟)

[责任编辑: 胡彦竹 ] [责任编辑: 胡彦竹 ]
敬请关注手机新华网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