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法治 社会 独家 视觉 视频 滨海 舆论 经济 房产 汽车 生活 文化 企业 服务 健康
天津 > > 正文

“妈妈是守关的战士”

2020年03月11日 11:24:58 来源: 今晚报

杨秋静(中)和工作人员在复查了解村里隔离观察人员健康情况。

  她是三岁半女儿的妈妈。

  她是方家庄镇小杜庄村的当家人。

  她干练飒爽,不怕烦、不畏难。

  当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300多村民的安危成了她天大的事!

  面对视频里女儿“妈妈我想你”的呼喊,她含着眼泪说:“妈妈是战士,在守关。”

  她是宝坻区方家庄镇小杜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杨秋静。

  “憨”书记追屋来了

  农历大年三十,天津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正在村里值班的杨秋静按照上级部署,立刻和村两委班子封锁了主要道路,在唯一的出入口设立监督岗,村外人员不能到村内流动,各家各户减少出入,做好自身防护。

  小杜庄村的大部分人都姓杨。每年春节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走亲访友更是传统。虽然防疫宣传已经通知到每家每户,但在村民心中,病毒还是个遥远的事情。

  “宝坻人讲究老例,一家子七八个人排着队出来拜年。我上前拦人家,人家还逗我说:小书记怎么‘泼妇’似的呢,当时天津和宝坻都没发现几例感染的。大年初一站这儿不让拜年,这年过得有啥意思?人家就这么说着我们,我们还得劝。”杨秋静说。

  村民们躲着村书记和村委,绕路串门,杨秋静带着村干部就在村路上反复巡逻。一户居民出门准备拜年,刚看见杨秋静就一路小跑奔进了亲戚家门,本来觉得万事大吉,可回头一看,出乎他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当时想赶快进人家屋里把门关上,书记别见面就行了。结果,书记从后边追进屋来了。她进屋就讲不让聚集的要求,大家只能散了,当时其实有点不理解。”村民小杨回忆道。

  在杨秋静近乎执拗的坚持下,村民们讪讪地回到家中,本以为过几天就能聚餐。但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有15人去过区百货大楼,村里人慌了

  1月31日,宝坻区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随后,又有多名患者相继确诊。专家判断,已经构成源于宝坻区百货大楼的聚集性传播疫情。宝坻区迅速行动,在全区范围内排查与区百货大楼有关的人员。

  经过多轮走访和技术手段排查,小杜庄村确定有15位村民在年前到过宝坻区百货大楼购物,又有36位村民和这15人有密切接触。小杜庄村是个只有370人的小村,村里有近八分之一的人员存在感染风险,村民们慌了神,翻箱倒柜也找不到几个口罩,网上也断了货。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杨秋静,急在心里,她在区镇请求防疫物资支持的同时,找遍所有的朋友为村里购买口罩、消毒泡腾片,分装发到每户居民手中,还联系了无人机专业团队为全村喷洒消毒。

  “疫情来了,口罩没准备,也没处买去,村里慌的人不少。后来小书记给发的口罩还有消毒片。当时还有无人机消毒,大伙在家呆着也安心了。”小杜庄村民张树起说。

  村民的心稳当了。但很少人知道,这笔为村庄消毒、防疫的5000多元是由杨秋静和两位村委垫付的。其中,杨秋静最先垫的3000多元钱,是公婆给她的“过年钱”。

  “120就在门外,你拿个决定”

  按照宝坻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小杜庄村与宝坻区百货大楼相关的密切接触者都采取居家隔离观察措施,每天监测体温。

  2月7日1时,杨秋静电话铃声响起,看到是一位隔离观察的村民打来的电话,她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经询问得知,这位50多岁村民因为肠胃难受已疼得满身是汗,希望到镇里看医生。随即,杨秋静和镇、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沟通,决定派120救护车辆到村里接患者到宝坻城区医院诊断。

  当120急救车赶来时,杨秋静电话再次响起。这位村民表示,自己好些了,不想去城区的医院。

  “看到宝坻城区的救护车,我就不愿意了。万一把病毒招家来咋办?”事后,村民妻子道出其中的担心。

  杨秋静理解这家人的顾虑,但作为隔离观察人员,健康状况的每一个细节都值得警惕。医疗急救人员和杨秋静说:“病人去医院还是不去,这事你得拿个准儿(决定)。”

  一面是村民的恐惧,一面是疫情潜在的风险。急救车闪烁的红色和蓝色灯光照在杨秋静的脸上,现场的医务人员在等她的招呼,区防疫指挥部在等她的消息,300多人的小杜庄村在等她的决定。

  杨秋静抿了抿嘴,拨通了电话,耐心对患者做工作。“咱们应该去,我怕的是今天你可以扛过去,明天再有更重的症状。你不是医生,我也不是医生。万一出现意外咱们怎么扛?真有问题,咱们这样去没错,如果没有问题,咱们去了更安心。”杨秋静说。

  凌晨两点多,急救车最终载着患者驶向了医院。随后好消息传来,送诊的村民只是普通的肠胃疾病。虽然在回程途中,患者家人还是抱怨了几句,但杨秋静松了一口气,为了全村人的健康安全,她认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让外来人进村了,谁负责?

  直到春节结束,小杜庄村的日子还算平静。接触过宝坻区百货大楼的村民相继平安度过了隔离观察期,村子里少有人走动,日常的采买由村两委班子代办,孩子们启动网络教学,村民的复工复产复耕有序准备着。

  2月27日,村委会接到举报,有外地人将返回村庄居住,大伙儿要求拒绝其进村。原来,这是村里一户人家的儿媳妇,春节前带着孩子回到江西老家过年。杨秋静仔细了解返乡人居住地、身体情况等信息后,决定按照宝坻区的规定允许进村,但全家人进行14天隔离观察。

  这一消息在村子里炸了锅,有人来村委会告状。一位大娘喊道:“书记,之前宝坻城区来的你都不让进,她坐火车得带多少病菌回来,回来你就让进?我小孙子就住村里,病了你能负责?”

  面对村民的指责,杨秋静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她向村民道出了心里话,让这家人回村,既符合规定,也是人情。

  “宝坻城区人不让进村的原因是什么?就20多分钟车程,他有地方可回,也保护的是大伙的安全。江西那么老远她怎么回去?再说她带着孩子是回来上学的。经过了解,她也没有确诊病人密切接触史,按规定进宝坻要隔离14天。如果学校开学,过一阵子孩子回来还要隔离14天,他可能要耽误课程的。我守护的是全村人,她也是咱们村里人。我承诺,严格按照村委会要求进行隔离,如果她做不到您找我,我负责!”

  杨秋静入情入理的解释,渐渐平息了村民的争议。截至目前,这家人严守规定居家隔离,小杜庄村也没有出现新的疫情风险。

  “妈妈,我想你。

  ……不说了,挂视频了”

  32岁的杨秋静是河北省黄骅市人,2018年她成为本市面向全国招录的千名农村专职党务工作者之一,随后,担任小杜庄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

  杨秋静的家在宝坻城区,小杜庄村距离宝坻城区的车程不足30分钟,但疫情暴发以来,杨秋静一直没能回家。杨秋静的丈夫代帅也是宝坻区的一名社区工作者,在城区的宝平街道工作,家里三岁半的女儿只能交给婆婆照料。

  这些天,这对小夫妻只在丈夫值守的小区门口匆匆见了一面。代帅说:“当天杨秋静给村民孩子买书,顺便给闺女买点玩具到小区门口给我。她一下车,见她那双手就挺难受的,一看就是长期在户外工作,变得特别粗糙。”

  每天晚上,代帅只能让女儿通过视频和妈妈说几句话,“孩子总说要等妈妈回来再睡觉。没办法,只能晚上跟她视频一会。孩子就说妈妈我想你,杨秋静眼圈一红,基本就挂了。”代帅说。

  谈起女儿,工作中干练飒爽的杨秋静声音哽咽,眼圈泛红。“挺庆幸现在工作挺忙,就刻意回避自己这种情绪。我是母亲,也是小杜庄的当家人。等我闺女长大的时候,可能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写进课本里了,我就可以很骄傲地告诉她,你妈妈是战士,在守关。”

  说到这里,杨秋静眯起含着泪的眼睛,笑了……(肖荻文并摄)

[责任编辑: 金鑫 ] [责任编辑: 金鑫 ]
敬请关注手机新华网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