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法治 社会 独家 视觉 视频 滨海 舆论 经济 房产 汽车 生活 文化 企业 服务 健康
天津 > > 正文

冯骥才新作《单筒望远镜》获评花地文学榜“年度长篇小说”

2019年04月15日 14:51:39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天津4月15日电(记者周润健)记者14日从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获悉,在当日举行的由羊城晚报社主办的2019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上,著名作家、画家、文化学者、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冯骥才的新作《单筒望远镜》获评“年度长篇小说”。

  由于年事渐高,近年来,冯骥才在田野中行走吃力了,留在书斋的时间多了起来。冯骥才透露,虽然阔别小说二十多年,但他对文字的感觉依然还在,“我对文字是始终热爱的。”

  《单筒望远镜》描写了一段跨越中西文化的爱情遭遇。冯骥才在这部小说里,放入了对人性的探索、文化性格的刻画、人物的审美创造,以及文本、方法和语言的运用,更放入了一个作家严肃的思考。“思想是小说的灵魂。这个思考必需在社会深深的肌理里,人性的冲突里,时代的漩涡里。面对这些,作家不能躲避,只能承担。这种精神责任是作家一种自我的选择。”冯骥才说,他喜欢有责任的文学,“因为,有责任的人生是有分量的,有责任的文学不会轻飘飘。”

  在颁奖现场,冯骥才并未直接谈这部作品的构思,而是以一段题为《作家与时代》的演讲,分享了他对写作“原点”的思考。

  为什么写作?面对谁而写作?与时代是什么关系?在冯骥才看来,这三个问题正是写作的“原点”。一个严肃的作家不会糊里糊涂一路写下去,总会隔一段时间便回到原点,思考这几个问题,如此才不会迷失自己。特别是与时代的关系,作家需要想清楚,“愈自觉愈好”。

  对于冯骥才这一代作家来说,写作与时代的关系尤为密切。1942年出生,今年已77岁的冯骥才堪称共和国的同龄人,而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出版于1978年,他的文学写作也恰好与改革开放同龄。正因为自己的人生中有太多社会与生活的变迁和转折,冯骥才分外关切时代,习惯于思辨与追究,特别在乎普通的读者,总去掂量放在自己笔管里的社会良心。而这正是他那一代人特有的文学。

  与其他作家不同的是,冯骥才不仅被时代多次强势地介入自己的命运,深受时代的影响,更在他写作的鼎盛年华放下了心爱的文学,投入到当时最边缘、无人关注、充满艰难的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中去,主动跳进时代的“漩涡里”,反过来影响了时代。曾有很多读者不解,身为一个作家,冯骥才为什么偏要主动挑起民族的文明传统和文化基因的传承重担? 他却反问:“那该由谁来做呢?”与很多从事文化遗产保护的学者不同,冯骥才这二十多年来的付出,除去理性的自觉之外,还有作家的情怀,正如他所说,“作家是‘情感动物’。唯有作家对土地、对大地人文、民间的文化及审美情感才有这样深深的挚爱。”

  据了解,除冯骥才之外,班宇、朵渔、潘向黎、陈晓明、徐则臣分获2019花地文学榜其他五大文学门类年度作品奖,莫言获评“年度作家”。

[责任编辑: 李培 ] [责任编辑: 李培 ]
敬请关注手机新华网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