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廉政 法治 社会 独家 视觉 视频 滨海 舆论 经济 房产 汽车 生活 文化 书画 企业 旅游 服务 健康
天津 > > 正文

“水缸”拆网记

2017年02月21日 23:56:35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2月21日电(记者刘元旭、高博、李鲲) “我原以为退休前看不到潘家口水库水质变好了。”53岁的范兰池感慨地说。他是水利部海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副局长,与引滦入津工程打了整整30年交道,也目睹了水源地潘家口水库跨区域保护的“老大难”。

  潘家口水库地处河北境内,却是天津的“大水缸”。近十几年来,随着水库里网箱养鱼的密度暴增,水质下降问题让流域水资源保护部门倍感头疼。但这一次,范兰池相信,潘家口的水质将会变好——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战略下,潘家口水库正在全面清理网箱养鱼。

  早春二月的料峭寒风中,记者进入库区,只见一艘艘满载鲜鱼的渔船,一辆辆前来买鱼的卡车,让小小的码头显得格外忙碌。登上快艇行驶在水库里,水面上曾经密密麻麻的网箱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

  拆除了网箱,也就摔碎了库区百姓的“金饭碗”,但彰显的却是跳出“一亩三分地”的担当和奉献。

  “30年前,引滦入津工程修建水库淹没了村庄和耕地,我们放下锄头拿起网,今天,我们拆网卖鱼再寻出路!”库区养殖户李健民坚定地说。

  一包茶叶与两万移民

  祖籍河北,生长在天津的范兰池一直记着34年前第一次喝上滦河水的情景。

  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竣工。竣工之日,天津市政府为让百姓品尝滦河水,给每家每户发放茶叶,刚刚考入南开大学化学系读书的范兰池也得到了一包。

  “第一次喝上滦河水时,感觉真是清甜!”范兰池说,上世纪70年代,天津流传着“自来水腌咸菜”这样一句话,因为海河受到海水倒灌的影响,天津的水质苦咸,不能泡茶喝,直到引滦入津工程竣工,天津人民喝苦咸水的日子才结束。

  那时的范兰池也许还不知道,这一包茶叶与一口清水的背后,是引滦入津水源地库区几万人民的奉献换来的。

  潘家口水库水域面积70平方公里,其中约50平方公里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境内。上世纪70年代末,水库开始蓄水,淹没宽城县4个乡镇、17个行政村,共有移民23000多人,其中留在库区后靠的移民万余人,李健民便是后靠百姓之一。

  现任桲罗台镇白台子村党支部书记的李健民对那段历史记忆犹新,他们村前后经历了四次外迁,从2700多口人到现在只剩下83户、283口人。

  “修建水库后,全村只剩了6亩山坡地。”李健民说,“失去了耕地,大家只能靠打点工、卖点栗子或者在水库里打点鱼卖,生活真是很苦,买大米都是一次只能买几斤。”

  1987年,范兰池大学毕业分配到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工作,刚上班第二个月就来到了潘家口水库,此后30年一直都在做引滦入津工程水源地潘家口、大黑汀水库的水质监测工作。“30年前,潘家口水库的水那真是清澈啊!”他回忆说。

  两万网箱与水质恶化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田地被淹没了,为求生存,没了地的农民们开始琢磨着在水库养鱼。事实上,据当地百姓和干部回忆,水库刚建成时,国家对其功能的定位中除了蓄水等之外确有养殖一项。

  桲罗台镇西卜子村村民周凤红在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竣工后就开始养鱼了,不过,据他回忆,最初的十几年,大家仅投放一些滤食性鱼苗,比如白鲢鱼等等,只能维持生计。

  2000年左右,有人从外面“取经”回来,养需要投放饵料的喂食鱼,库区周边的人们自此开始大规模发展网箱养鱼。2001年,李健民加入了养鱼行列。他说,这些年养鱼的年纯收入都在20多万元。

  范兰池在工作中时时监测着投放饵料和养鱼增多带来的水质变化。他告诉记者,2000年左右,他在水库看到水面上大小不一的养鱼网箱越来越多,而从监测数据看,的确是从2000年开始,水库的水质开始下降。

  网箱养鱼的爆发式增长还是在2010年以后。据周凤红回忆,那时库区渔民开始用机械投饵,养鱼量迅猛增长,网箱在水面上占的面积越来越大,一度影响了航道,最大的网箱有30米乘30米,约等于两个篮球场的面积。据统计,仅宽城县就有2264人从事网箱养殖,累计发展2.78万箱。

  养鱼的收益使库区群众生活水平迅速提升。数据显示,宽城县人均纯收入从2003年的364元提升到2015年的4274元,库区人均渔业收入达到2800元,占总收入的65.5%,12个重点村人均渔业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5%以上。

  然而,随着养鱼的野蛮增长,问题逐渐来临,2014年开始,水库到了夏天就会有大量的鱼死亡,水质下降,不少渔民也开始发愁。

  “网箱养鱼是造成水质下降的‘罪魁祸首’。”范兰池说。

  两千万斤鱼与一泓碧水

  2016年,位于引滦入津工程下游的天津于桥水库蓝藻暴发,水质为劣Ⅴ类,饮水安全告急!2016年11月起,为彻底消除潘家口、大黑汀水库网箱养鱼造成的水体污染,为下游提供优质水源,河北省承德、唐山两市开始集中清理两大水库网箱养鱼。

  记者从宽城县了解到,县里成立了书记、县长任主要负责人的指挥部,针对17个村成立县领导任组长、镇领导任副组长的包村工作组,从2016年11月1日开始,与563户养殖户签订27350个网箱的自行清理协议,整个清理预计需要投入6亿多元。

  “我们原打算用1个半月做通百姓的工作,和我们签署清理网箱协议,但实际上只用了3天就完成了协议签署,库区百姓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他们做了太多的奉献。”宽城县依法取缔网箱养鱼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金贺民说。

  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潘大水库网箱已清理完成74.2%,其中面积较小的大黑汀水库网箱已清理完成99.7%。根据计划,唐山于2017年4底前清理完毕,承德于2017年11月底前清理完成,河北省将于2017年12月对清理情况进行全面考核。

  “河北省推动清理网箱养鱼工作的决心和力度真的把我触动了,同时也应当为库区百姓的巨大牺牲和大局意识点个赞。”范兰池激动地说,在退休前可以再次喝到清甜的滦河水了。

  现在,李健民总喜欢站在潘家口水库岸边,静静望着远处自己经营了十几年、年前刚刚清理完毕的网箱养鱼水面。“清除自己家的网箱时我落了泪,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靠着它养鱼十几年,一下子就没有了。”李健民说。

  为减少库区移民损失,河北省、承德市政府共拿出7.34亿元资金用于奖补养殖户。考虑到集中销售可能出现的价格下降问题,宽城县对2017年6月10日前自行完成出鱼的渔民,每斤成鱼给予1.5元的补助,每斤半成鱼给予2元-3元的补助。

  同时,天津市正在与河北省制定《引滦入津水环境补偿实施方案》,由国家和两地共同出资设立引滦入津水环境补偿资金,推动引滦入津水环境治理。据范兰池介绍,网箱清理后潘家口水库的水质恢复还需要一个过程。下一步将开展水库底泥清理并加强管理。

  现在,从“放下锄头拿起网”到“拆箱卖鱼”的库区村民,正在和当地政府一起努力寻找新的发展道路。“潘家口水库的未来应该还在这山山水水上。”金贺民说,宽城县正在结合当地有名的景点“水下长城”探索发展旅游生态产业,在保护水质的前提下引导渔民就业。

  截至2月19日,宽城县共出鱼2690万余斤。未来,一泓碧水将回到潘家口库区,回到范兰池和几千万引滦入津工程下游百姓的茶杯之中。(完)

[责任编辑: 金鑫 ] [编辑: 金鑫 ]
敬请关注“新华天津”微信公众号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117531120510126